晋中资讯

侯马市最后的步班邮递员 从23岁走到59岁为民的情怀

【导语】:侯马市海拔1055米的紫金山上,有一条全长25公里穿梭于4个山头的邮路,完成一趟投递需徒步8个多小时。这条路上,邮递员王喜成36年行走了16万公里

  王喜成36年徒步16万公里,用坚守实现了让深山里的群众感知外面世界的愿望。他给乡亲们送报送信,捎带日用品,救治病人,扶助老人,甚至帮村民到外县给牛配种……做了多少好事老王说不清,在他的生活字典里好像没有“累”字。

  今年9月,在侯马市第二届道德模范颁奖盛典上,王喜成荣获“十大道德模范”称号。新的一年来临之际,我们专程采访了王喜成。提起自己的事,他说:“乡亲们住在哪里,就该把邮路通到哪里;假如身体允许,乡亲们住到什么时候,我愿送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一个人一条路,从23岁走到59岁

  时间追溯到1977年。侯马市邮政局风雷邮政所成立,需要招一个负责李家山、马家山、成家山、狄家山投递任务的邮递员。因为马家山位于4山之间,折中候选,所以从马家山村招聘。

  那一年王喜成23岁。“当时都嫌路太远且爬山过沟不好走,只有18块钱工资,又是临时工没有编制,全村青年没有一个愿意干,我说我干吧。”老王说,起初说干是怀有一份想为社会办点事的心,没想到一干就是36年。岁月流逝,他也由青年小伙变成了年近六旬的白发老头。

  由于山路条件所限,老王每两天投递一趟。每次都是步行1个半小时下山,从风雷邮政所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邮件,再背着邮件上山,然后以马家山为中心,向西到李家山,折回向东到成家山、狄家山,最后原路返回。这就是老王的投递全程,25公里,需要步行8个多小时。

  马家山村到风雷邮政所约4米宽、忽而平缓、忽而陡峭、环山而上的山路,是马家山村民出山进山的必经之路,也是王喜成每天要走的邮路,这一段有四五公里长。顺山而上,一侧是愈来愈深的山沟,一侧是下大雨不时会出现滑坡的峭壁,头上突兀的石块不知何时会掉下来,脚下碎石硌脚,加上一路斜坡,一步踩不踏实,一个踉跄便是一身冷汗。

  “现在好走多了。原来不到50厘米宽的羊肠小道大家走了几十年,山上山下运东西全靠人背肩挑。”老王说,经多次拓宽才有了现在的路,每次下大雨出现山体滑坡或有冲坏的路段,他和乡亲们都会及时下山来修。老王一边说着走着,一边捡拾路上的大石块。尽管边走边捡石块却不耽误走路,除了中途我们要求停歇一会儿外,他一口气径直地走,不气喘,不喝水,多年的山路行走,让他练就了超强的体能和耐力。

  行程有些孤单,一路上难见个人影。放眼四周,除了高山便是深沟,它们与老王一样孤独。再看眼前的老王,低着头,驼着背,矮小的身影在山间晃动,像一个默默独行的苦行僧。只有他一身绿色的制服和挎在身上印着“中国邮政”四个字的邮包,成了这山间鲜亮的颜色。

  投递邮件时做的好事数不清

  往返3个小时,王喜成带着邮件回到投递的第一站马家山,他的家就在这里。

  马家山现有15户居民,订阅6份报,用户分别是马跃斌、马林芝、杨有德、杨永恒。山上居住分散,把这几份报投递完也需要二三十分钟时间。“怎么不让他们各自取呢?”面对我们的疑问,老王说,满山剩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,像他还属于“年轻人”,各自住的不是坡上就是坎下,行走不便也不安全,“自己多年送习惯了,没什么。”

  除了送报、送信,老王还是山上居民们的义务采购员、送货员。“1980年山上就没有了代销店,要买东西只能下山。”老王说,下一趟山就得一天时间,许多老人几年都不下去一次,为他们捎带购买盐、烟、洗衣粉、药品、农药是常有的事。

  有一年,王喜成刚从邮政所取邮件出来,碰到村民杨小文送患贫血症的妻子在风雷厂医院看病,让他帮忙照顾一下,自己回山上办事。谁知人刚走,患者突然病情危急需要立即转院,老王就成了病人跟前唯一的亲人。他立即跑到邮政所向同事借了300元钱,与医生一起将病人转到市人民医院,因抢救及时,病人渡过生命难关。

  因为投递的邮路除了上山、下山,就是转山、越沟,所以哪一段路都是危险四伏,脸、手被庄稼叶子划出血印子、被荆棘扎伤都是小事,怕就怕脚下踩不实出大危险。山上天气多变,夏天有时出门还是大太阳,半路就是瓢泼大雨,冬天下了雪长时间不化,在湿滑的、一路斜坡的山石路上行步,危险可想而知,这些年老王摔下山坡好几次,幸好没有危及生命。一趟邮路走下来,老王不是一身土,便是一身泥。

  我们随老王前往成家山投递,在经过一条沟畔时,最窄处仅有一只脚的位置,尽管老王喊着“小心点”,小李还是一脚踩空滑下沟沿,多亏一把抠住了一团枯草和老王相拽,才算有惊无险。

 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艰难跋涉,终于到达了成家山。老王喊开了一户狗吠不停的人家,主人招呼着老王,体格挺大的一只黄狗跑到老王跟前嗅了嗅,主人说“它跟老王熟得很”。

  老王一边递报纸一边介绍说,户主叫李学义,今年67岁,当了几十年村干部,订了几十年报纸,打交道最长。老李笑着说“老王可是个好人”。1995年的一天晚上,村民郭光元的老家安徽砀山发来一封加急电报,老王爬山过沟跑了8公里夜路,把只写了 “父病危速回”5个字的电报及时送到,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1点多。

  在李学义老人黑糊糊的窑洞墙壁上有两幅漂亮的字特别吸引人,老李自豪地说是儿子的作品。儿子叫李四清,是货场的一名装卸工,在20多年前喜爱上书法,老王建议他订阅了两份书法类报刊,连续两三年只要每期一到,老王就会从山的那头送过来,让他珍惜不已,每天一有空就琢磨、研究、练习。“四清现在可是村里一把好手哩,几乎家家办事都是账房先生。”老王说起来也是一脸得意。

  从马家山到成家山之间会经过另一个山头行家山,属于闻喜县礼元镇五合村。老王说起这个山头的人和事也如数家珍:行家山上有十四五户是20多年前从陕西延安、延长、宜川等地迁来的,因自己经常路过就渐渐和他们熟悉起来,这些人家每次给老家通信、汇款都是在路边等老王代发,老家人来信地址都书写“侯马市马家山”或“侯马市成家山”,老王一看就知道是写给谁的,准确送到。

  “要是写闻喜县,他们就收不到了,包括行家山在内五合村的5个山头至今不通邮路。”老王说。

  村民称他为“生活助理”

  王喜成祖籍河南省封丘县老庄村,50多年前随父母逃荒来到侯马,在马家山安家落户、娶妻生子,1993年入党。和老王一样,他负责投递邮件的许多村民,都是当年从河南、山东、安徽等地逃荒过来的。山上村民朴实、厚道,想想当年逃荒来到这里时,乡亲们亲和地接纳他们一家,老王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,也让他从心底深深地热爱着养育了他的大山和乡亲,心甘情愿把攒满全身的爱,源源不断地散发出去。

  前些年没有其他通讯工具,只能通信往来,加上山上村民外来户居多,所以信件特别繁多,到年关也有许多汇款单、包裹,这些是村民最贵重的东西,所以即使是一封信也必须亲自送到村民手上。也正因为如此,几十年来,即使在实施搬迁之前,4个山头142户人家,老王那双带着泥土的脚步踏进过每一家的门槛,谁家几口人、大人叫啥、孩子叫啥、岁数多大、哪里有亲戚,他都一清二楚。老王说,走的路多了鞋也就穿得多了,最爱穿的布鞋一年也要穿破十几双。

  老王平时爱给乡亲们帮忙办事,大家称他是村民的 “生活助理”“百家通”。李家山有一户老人生活十分困难,没有子女照顾,老王了解情况后,多方跑腿为这户老人办了“五保”。

  为了与山下联系方便,8年前老王花300多元钱买了一部手机,也成了他另外一种为山民“通邮”的方式,村里老人和他们山下的子女、包括他们的亲戚都知道他的号码,尽管山上信号时有时无,尽管他的手机损坏得已不好使用,尽管拨通一次要费好大的功夫,但他们通过老王相互通个信,方便多了。

  老王说,他也产生过放弃邮递工作的想法。2008年5月28日,老伴张青梅正在地里做农活时突发脑溢血,从此留下后遗症至今半身不遂。能干的老伴干不了活,还得让人照顾,让老王萌生了打“退堂鼓”的想法,但是只要一看见背了几十年的绿色邮包,他又重新振作起来。每次从山下回来,放下邮包,他就趴到锅台上做饭,照顾老伴吃饭后,再背上邮包上路。“给乡亲送报送了一辈子,一天不送心里就会空落落的难受。”老王说。

  如今,紫金山上这条幸福邮路已成为侯马市邮政局职工教育基地,局里每年都会组织员工上山体验步班邮递员的艰辛邮程,感受侯马最后的步班邮递员王喜成赤诚为民的情怀。

手机访问 晋中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